当前位置: 天真小说 > 女频频道 > 快穿:大佬上线中 >

515 花神的眷恋68

515 花神的眷恋68

楼七阙 直达底部
    这是木怀礼被关在地下室的第十天。

    这天,房子外面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。

    来者夹着公文包,黑发黑眼,穿着一身略有褶皱的藏蓝色西装,他使劲闭了闭眼去缓解一路上的疲惫,上前跟保安队长交谈。

    兰疏影透过玻璃窗看见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他们俩好像认识,这个人,看起来有点眼熟。”

    哦,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真人版的梅纳德大师来了。”她玩味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在【遗忘之海】的中心祭坛,她从余梦妮手里要过那件神隐斗篷,强迫那个地精“梅纳德”留下开路。

    那时候奶糖追踪到一个画面,扮演地精npc的人,就是楼下这个西装男。

    他是木怀礼最亲近的心腹,也是木怀礼的得意门生。

    “e……我猜,他是来找木怀礼求助的。”奶糖很自信地猜测道。

    它跟主脑一起给游戏公司找了不少麻烦,这个人肯定是来汇报工作的,以及,请木怀礼出山。

    兰疏影笑眯眯地说:“可惜有些人现在是泥菩萨过江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呢,他自身难保!”

    “但是有客人远道而来,我们得出去迎接一下,这是礼数。”兰疏影揉揉小猫的头,温和地告诫道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眼里含着恶趣味的光。

    奶糖长长地喵了一声,跳进她怀里。

    木怀礼在家里养了只眉心有一簇白毛的黑猫,流线型的身材很是赏心悦目,奶糖很喜欢它,然后……它变成了它。

    说起来,黑猫似乎是女巫的标配,而她……

    兰疏影低头看看自己宽大的黑裙子,嗯,也很像个恶毒的女巫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启骅跟在相熟的保安队长身后走进去。

    他发现前院的园子里多了不少花,全是妖艳的红色,这跟老师的审美截然不同,他眉头狠狠一跳,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,好像这一趟他会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一楼的门静悄悄打开,有只黑团子跳出来,高傲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启骅感觉更怪了,他认得这只猫,是老师的爱宠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道是为什么,他仿佛在这只猫的琥珀眼眸里读出了一句话:“在本喵眼里,你就是个辣鸡!”

    喵喵喵???

    方启骅满脸莫名。

    这时他看见一抹细腻的雪色,眼睛花了一下才辨认出,原来那里站着一个惊艳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很黑,身穿不带一点装饰的吊带小黑裙。

    大片的黑色,跟门里的黑暗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以至于他现在一眼看过去,只能看见她雪白的脸和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方启骅皱眉,这是老师的……?

    兰疏影微微一笑,像主人家一样招呼他进来:“方先生,请进,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房主的侄女,他最近身体不舒服,一直在房间里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侄女?”方启骅狐疑地打量她,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老师还有亲人?”

    保安队长闻言,脸色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兰疏影指指楼上,“你可以亲自去问问叔叔,他会告诉你答案的。”她优雅地欠了欠身,让出道来。

    方启骅跟着她进去。

    木怀礼这时候确实在楼上,她没说假话。

    师徒俩相见,没有相拥和问候。

    方启骅牢记着他来这里的目的,直接把公司的紧急情况告诉木怀礼,可是结果让他非常错愕和失望!

    木怀礼没有答话,他下意识看了这个奇怪的少女一眼。

    等候回答的过程中,方启骅发现这个人变了很多:

    他坐在床上缩成一团,肩膀耷拉着,额上皱纹紧密。

    这才短短的几个月不见,他的白头发明显多了一层,眼神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方启骅起了疑心,他上前几步紧盯着木怀礼问:“老师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木怀礼眼神飘忽地强笑着,解释说:“人老了,一病如山倒,不如以前精干了,你说的这事啊……我一个糟老头子是帮不上了,现在的舞台呢属于你们年轻人,咳,你,加油干吧。”

    目送方启骅压抑着怒火走出房间,木怀礼的头偏向靠枕一边,一滴浑浊的眼泪顺着脸没进枕头里。

    兰疏影环抱双臂微笑着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很知趣。”她称赞道。

    木怀礼痛苦地闭上眼:“你这个魔鬼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,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自由、健康、还有他这辈子最大的成果,全都被她夺走了。从学生嘴里听见那些震撼的消息,他心在滴血!恨不得去跟主脑对峙!

    可他不敢。

    别说虚无缥缈的主脑,他连眼前这个诡异的女孩子都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“后悔了吗?”兰疏影笑着走过来,挑眉问他:“这些年你故意培养柳柳去对付花彦博,而我,也是你们的目标之一吧?”

    木怀礼紧闭着眼睛不答话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还不联系你呢,你说如果我继续在这里等下去,会不会等到她过来?”

    木怀礼:“你随意处置,我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不用你说,我看得出来。”兰疏影耸肩,“自己在这待着吧,哪些该说,哪些不该,你自己清楚。”

    门合上了。

    这次不用上锁。

    他已经被折磨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启骅只在这里待了一天,就匆匆启程回国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跟垂垂老矣的老师沟通。

    那个人已经没有过去的雄心壮志,苍老,颓废,他像所有的老顽固那样说不通!

    “拜拜,有空欢迎再来玩。”少女在他身后轻快地说。

    玩?玩个屁!

    方启骅脸色很臭,但是细究起来,他心里其实藏着窃喜。

    如果老家伙彻底放手的话,接下来就是他大展拳脚的时候了:主脑确实很难对付,但也不是无法沟通,他可以……

    奶糖嘀咕道:“这人不知道想什么歪点子呢,看他眼睛咕噜噜转个没完。”要是他想把坏主意打到主人身上,奶糖大爷一定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兰疏影顺着它的背部,略带嘲讽地说:“打不赢就想求和呗,他得赶紧回去,那样还赶得上筹划一场改朝换代。”

    不能再晚了。

    因为,再晚的话,这个游戏公司,就连改朝换代的机会都没了。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天真小说ALL Right seve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