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天真小说 > 女频频道 > 重生再不当小三儿 >

第95章 应该写在番外 之前的

第95章 应该写在番外 之前的

禹希 直达底部
    第九十四章

    似睡非睡间,白雪只觉着一阵耀眼的白光刺得她不得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张开眼睛,白雪迷茫地四下打量,发觉自己站在一片雾茫茫里,没看到一个人影。周围的一切都是白的,连她身上也只穿了一件白色拖地的白袍。

    白雪想开口说话,却发现嗓子哑得发不出任何声响。她只能向着前方的白光走去。当她真正走进白光里,迎面而来的光线让她不自觉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二条!”一个粗哑的男声传来,吓得白雪不自觉得睁开眼睛。眼前景象,让她一愣。

    “四扁!”一个娇笑地女声响起,此人白雪再熟悉不过,她的养母白玲。她坐在牌桌上,与两男一女打着麻将。

    打麻将之余,白玲也没忘了对着自己的上家抛媚眼。上家是个年过五十的黑脸胖子,被白玲几个飞眼钩走了半个魂,一只大肥手伸进牌桌上,摸上白玲的腿……

    “二万!”老胖男人翻牌,冲着白玲一笑,直接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和了!”白玲双手把牌一推,还不忘对着男人妩媚一笑,而男人的手也越发得放肆了。

    虽说素来知道养母的手段,可亲眼看到,白雪还是有些接受不了,她上前想要拍去男人的臭手,却发现自己完全被人无视。尝试了许久,她才发现四个人完全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她是在梦里?可现在的一切却如此真实……

    正当白雪满头雾水时,就听到白玲对面的女牌友口吻怪异地说:“白玲,你家丫头白雪结婚了吧?什么时候生孩子呀,你这做姥姥的,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白玲脸上一僵,大概猜出对方是输钱在打她的不自在。她也没恼,淡淡一笑。“婚是结了,孩子也快生了。不过孩子可不用我去看,人爱大家大户的,身边还缺保姆?我现在能走能玩,自己过多自在。什么时候,走不动了、玩不了了,我就住到闺女身边,享一享养女儿的福。”

    “享女儿福?哼!”女人不屑地一撇嘴。白玲的脸也冷了,两个男人见女们要起事儿,连忙在一旁打岔,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从前是养儿防老,现在是养老防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、就是,咱们这波人儿,到老都是进养老院的命!儿女都工作忙,一个人哪能顾过来两边四个老人……”

    白玲轻叹一声,微微苦笑。“白雪肯定要和公公婆婆住一块儿,我顶多住到高级一点儿的养老院,她有空儿的时候能来看看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雪再听不清几个人的话,耳边回响得是白玲若有似无的叹息声。盯着面前与前世憔悴、苍老许多的养母,白雪的心纠结成块,一时用言语表达不清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若真有一日,养母寻上门,她又会如何?

    冷眼相对?她做不到,毕竟她们做了两世的母女。也许就象养母自己说的,住得不远不近,时常去看一看……这才是她们之间最合适的相处之道。

    正当白雪思量之时,她眼前的场景又是一变。她竟然身在养父王成文的家,眼见着他们一家三口和和美美,白雪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前世与今生的臣大反差,让白雪反思,莫非这就是一报还一报?

    那前世不堪的自己,有资格获得今生的幸福吗?

    “赵亮!有能耐你再别回来!”

    尖利的女声吓得白雪身子一抖,抬头看时,正看到葛虹丽掐着腰,扭曲着一张画得跟鬼似的脸,跟在赵亮身后不停地咒骂。

    白雪仿佛看到前世自己同赵亮纠结、离婚的样子,只不过她多半只在家里同赵亮吵,出了门不顺眼最后拍屁走人,象葛虹丽这般骂大街的方法,她还没试过。

    眼见着他们夫妻争吵不休,看着他们情感淡漠、各自出门玩乐,二年不到的时间便以离婚收场。

    白雪好象又重温一回自己失败的婚姻,性格、家庭……有太多的不确定性,婚姻不是门简单的学问。

    看着外表风光的葛虹丽,仿佛又看到了前世的自己,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看着这种水花镜月的日子。

    而对面前世的老公,前前夫赵亮,白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也是他真得就是老话说的双妻命。

    好在赵亮又遇上了第二任妻子,还是前世的那位,二人还真是命定的姻缘。

    似乎只用了白雪几分钟的时间,赵亮几年的日子便被她看过了,直看到赵亮含泪怀抱唯一的儿子。小家伙紧闭着眼睛,嚅吸着小嘴,眉眼间与她前世儿子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想起前世与自己相处淡漠的儿子,白雪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儿。儿子小时候都是由白玲或是前世的婆婆带着,原本就与她不亲近,后来长大了、懂事了,知道她在外面的名声更是瞧不起她,与她愈发得冷漠。

    前世她不是贤妻,亦不是良母,她欠了许多人,许多债……

    无端陷入迷茫,不知何去何从,象只没头的苍蝇在白雾中乱转,耳边隐隐头到有人有呼喊她。

    “小雪……”声音极手,时隐时现,白雪侧耳倾听了好久,才听出是范东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东南……”声音中包裹的急切、心焦,令她听得双眼泛红。她想寻声而去,可心中对前世失败的不安又让她裹脚不前。

    “小雪……”范东南的呼喊声倔强地不肯停止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,在这儿傻站着干什么?”身后熟悉的声音让白雪全身一僵,呆呆地转过身,却见一身雪衣的太姥姥正满脸怒容地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太姥姥——”泪水糊住了白雪的眼睛,她直接扑进老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都当孩子妈了,还哭天抹泪,不怕别人笑话!”

    “当孩子妈就不能哭了?”白雪撒娇地将脸埋在太姥姥的肩膀,“太姥姥……”她揪紧老人的衣袍,生怕她下一秒会消失。

    太姥姥只是亲昵得抚摩着背,直到白雪红肿着眼睛抬起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。在梦里,她已经好久没见过太姥姥了,如果她真得是在梦里,她希望梦能再长一点儿。

    可惜太姥姥却没打算留她,“小雪该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姥姥……”白雪拼命摇头,泪水又从眼睛里飞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雪,回去吧。你生了两个可爱的小宝贝,还有一个真心等着你的人……好好活下去!上辈子加上这辈子的,连太姥姥没活明白的份儿都活一遍!”

    在白雪模糊的泪眼中,太姥姥慢慢地松开手,人也离她越来来越远。“太姥姥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她眼前只剩下一片白雾茫茫……

    “小雪、小雪——”

    白雪醒来时,正撞进范东南憔悴、焦虑的目光里。“东南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终于醒了!”他熬得发红的眼眶湿了,俯卧□子抱住老婆。“老婆你太贪睡了,整整睡了两天!”

    抬手环住他有腰身,她莫名心安。“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哇——”

    不待他们再说话,躺在一边小床上的两个宝贝却不干了。似乎在抗议妈妈对他们的忽略。一个比一个哭得大声,“哇哇——”

    白雪因为刀口不能起床,只能侧脸看着范东南手忙脚乱地给小家伙们喂奶、换尿布。

    苍白虚弱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是爱意的微笑,她的家、她的家人,这感觉真好……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19 天真小说ALL Right severed